在杨老师的指导下,初澄的录课进行得非常顺利。当周,他的讲解视频就在全年组习题课上播放。

课间休息时,总有三五成群的女同学特地绕到语文组门前,装作路过,张望两眼这位新来的帅哥老师。

周瑾来找初澄时,在门外注意到这样的场景,不禁揶揄:“哟呵,初老师还没开始上课就这么受欢迎。”

初澄这几天已经听了关于自己的太多评价,心情犹如坐过几次山车一样,再难起波澜,便回以玩笑话:“以色事人者,色衰而爱弛。”

“放心,没个二十年弛不了。”周瑾笑应,拍了拍他的办公桌隔板,“走吧,一起去食堂。”

中午12点,正值用餐高峰期。

打饭的学生潮把餐厅挤得水泄不通。放眼望去,早已没有空桌。

“初老师,周老师,你们坐这儿吧。”不远处几个学生热情地摆手,快速扒拉几口米饭便收拾了餐盘,“我们吃完啦。”

未等初澄做出回应,几人已经挤着人群出去了。

“好家伙,我明明早出来混几年,现在吃饭好像还得沾你的光。”周瑾就近打了两份餐,摆到桌上。

“不是7班的,我都没见过。”初澄笑笑,带着两分初为人师的得意。正闲聊着,忽然用余光注意到喻司亭也在餐厅里,手上掰方便筷子的动作顿了顿。

喻司亭似乎同样找不到空位。初澄正考虑要不要叫这人过来一起吃,但对方已经端着餐盘绕到另一边去了。

周瑾注意到初澄的眼神,回头扫了眼:“看什么呢?”

初澄轻叹:“独来独往、生人莫近的大哥。”

周瑾不假思索:“喻司亭啊?”

初澄低头吃一口菜,细嚼慢咽后接道:“恩~看来我刚才的形容词很具有代表性。”

周瑾说:“全校就只有他们班的学生对着班主任叫大哥。不过说起喻老师,你们相处得怎么样啊?”

“看着不好惹。”初澄漫不经心地答,“能忍则忍,尽量避免正面冲突呗。”

周瑾笑着拧开矿泉水,道:“这可不是你的性格。”

“职场不允许我有棱角。”初澄的语速慢吞吞,带着点挖苦的意思,惹得周瑾又笑了笑。

吃完饭,初澄和师兄分道,独自回办公室。路过数学组时,他隔着窗玻璃看见鹿言一个人站在里面,伏在桌子上写着什么东西。

看样子是又被罚了。

初澄爱莫能助,没有停下脚步去打扰,回屋继续备新学期的课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