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畜的周末往往是没有上午的。上班后的第一个休假日,初澄在家酣睡到了两点钟。

醒来后,更是一键还原在校时期的作息,随便点个外卖吃,冲杯满冰咖啡,开电脑打游戏。

空荡荡的好友列表里只有徐川在线。初澄打了个“.”过去。

[对方:shibenren]

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操作,回复消息很仓促,直接一串拼音就发了过来。

初澄点击地图,追过去找他,顺手弹了个语音,很快被接通。

“你怎么在打网游啊?组织上交给你的任务呢?”

徐川在对面把键盘按得噼里啪啦响:“不是你叮嘱我们下手收敛一点吗?昨天半夜我刚打掉他四颗星,再不让他赢几把,我们的号就排不到一起去了。”

“反正你看着办,盯住他的段位就行。”初澄说话时,听着他的敲击速率越来越高,似乎已经开始飚手速了,好奇道,“你干什么呢?”

“散步。”徐川甩来一个组队申请,指挥着,“你再往前跑几步,然后朝左边的石头后转一下视野。”

初澄没在意,进了队,照着他说的做。刚绕到后侧,耳机里传来两声叮叮的插件示警。

下一秒,红色的伤害标识在屏幕上疯狂溢开。

什么情况?

初澄的角色迎面挨了多段高伤攻击,被击退数步,血条急降几成。他意识到徐川是坑自己替他挡伤害呢,骂一声:“你个狗东西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。”伴着川哥浪荡的笑声,整个画面视角混乱起来。

在一片苍凉的黑戈壁中,徐川的游戏角色身着黑袍手持橙光利刃迎面而来。他头顶闪着金灿灿的赏金标识,背后有数不清的红名玩家四散追逐。

初澄终于认清情势:“这叫散步?你这是被追杀!”

徐川叫:“知道还不奶我一口?哥哥要去世啦。”

“我拿头奶啊?你看清楚,我是dps!”初澄刚刚下意识进行了反击,此时已然无法脱战,只能硬着头皮迎上去救他,“你干什么缺德事儿了?被追成这样。”

徐川答:“劫镖遭仇杀。”

他一打一群的时候都没在怕,现在多了个帮手更加放肆,甚至自信回头打了波反击。自己爽完后才在语音通话内高声喊:“技能cd!遭不住了,快跑,快跑!”

“我往哪跑,被这么多人包围跑得掉吗?”初澄看队友在游戏界面里上蹿下跳,一会儿逃命,一会儿又贩剑,恨不能临阵反戈揍他一顿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