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自习铃声响起,初澄不情不愿地踱步进教室。

今早他的任务是最后一排文件架上的那一摞作文。这还是之前一周留下的作业。因为学生字迹太烂,词句很难辨认,所以初澄一拖再拖,到现在还没有批改完。

他自小就长在书墨生香的环境里,从没有见识过人究竟能把汉字写得多难看。但成为语文老师之后,世界的参差逐渐显露了出来。

睡眠严重缺失本就让他异常困倦,现下心情更差了。初澄把自己早上刚洗过的黑发揉得更加蓬松,边批边叹气,将所有的烦躁都写在了脸上。

喻司亭偶然抬头,发现后排已经在怀疑人生的家伙,缓步走下来查看:“怎么了?”

“看这些作文写的,简直360度防窥。”初澄随手拎起几张比较过分的展示给他看。

喻司亭接下,沉默着试图辨认那些几乎连不成句的字。他艰难地读了两行,眉头一皱,反手便把作文纸拍在学生本人的桌面上。

“你的垃圾桶还要加个密?”

如此嘲讽拉满的评价方式让旁边的学生们都噗嗤笑出声。

“别五十步笑百步,都写的什么东西?”喻司亭沿着桌椅过道走下去,一边发其他的,一边数落着。

难得有了班主任撑腰,初澄趁机为自己争取人权:“语文老师的命也是命啊,同学们。写得实在太乱了,很多都是必扣卷面分的程度。”

“你不用和他们商量,不让他们动笔是记不住的。”喻司亭锐利的目光看向靠窗排,“语文课代表呢?”

韩芮忙抬头:“在。”

“今天中午或者晚上的时候去校门口书店取套字帖给他们发下去,书费记我的账。以后每周收上来一次,我亲自检查。”喻司亭给出了最直接有效的解决办法。

韩芮看了看初澄,温声应:“好~”

教室内低气压蔓延,连正常翻书的声音都弱了些。

“不像话。”喻司亭冷着脸又训了声,重新走回讲台边。

鹿言瞥着他的背影,偏头凑向初澄,小声道:“恭喜初老师,逐渐掌握了带班的精髓。”

初澄不解:“什么?”

鹿言笑吟吟地继续:“7班每位任课老师都会的一句话,别逼我去告诉你们大哥。”

他的语音语调学得惟妙惟肖。代入感太强,初澄忍俊不禁,带着笑意低下头摆弄手机。

微信消息一闪。师父刚刚在学科群内发了通知。

[十分钟后,全体语文老师到阶梯教室开短会。]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