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饭后,研学队伍的活动是参观名人故居,有专门的讲解员带队。初澄终于能落得清闲。

傍晚时分,师生同坐大巴车返回学校。

研学出游已顺利落幕,但今日的任务还没有全部完成。赶在国庆休假之前,十中各年部都要进行一次阶段性测试。为此,各班还要进行考场布置和卫生扫除。

但大家在外面玩了一天都已经很累了,此刻干起活来自然慢吞吞的,完全没什么效率。

“让他们在走之前整理好自己的文件架和书桌,桌面和地面上不准留下任何东西。”

每次考试搬动桌椅后,学生们不是丢这就是丢那。

喻司亭把监督整理的任务分配给了初澄,自己则是直接解开黑衬衫袖口处的纽扣,把衣料朝上挽了两折,拿起扫除工具,有任何看不过眼的地方都直接上手。

他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个擅长打扫的人,但实际上干起活来麻利且干净。在负责留下值日的学生们眼中,这个时候热爱劳动的大哥无疑是相当帅气的。

“动作麻利点,过去两个人挪下桌子,按七八八七的摆放方式龙摆尾贴序号。”喻司亭说话间深蹲下去,准备手动沥干手里的圆头拖把。

一旁干活的学生瞥到他苍劲的手腕,眼看着那只昂贵的万年历银表盘就要被溅上污水,连忙抢着上手:“哎~大哥,我来我来!”

初澄看着喻司亭身上笔挺精致的黑色西裤,不免觉得惊奇:“他之前在家里干活的时候也这么麻利?”

鹿言已经背好了单肩包等在后门边,随时做好了放学走人的准备,听见问话声,一乐道:“怎么可能?您看他像是个会自己做家务的人吗?”

初澄努了努嘴巴:“可看起来融入得不错。”

“这些都是后期在班级里磨炼出来的。工作需要,没办法。”鹿言说,“他这人耐心本来不多,大部分都用在学校里。所以就算他偶尔暴躁一点,大家也都能理解。”

“哦~”听着解释,初澄徐徐有所思。

鹿言看他悠然闲适的样子,笑言:“您这时候不应该去搭把手吗?”

“巧了,我也不喜欢搞卫生。”初澄的笑眼一弯,心安理得地倚着门板坐看残局,“既然大哥已经被锻炼出来了,那应该用不到我了吧?”

鹿言与他并立着,默默点头赞同:“也是,一个班里只要有一个勤快的就行。”

因为有副班主任带头嘬冰咖啡,学生们也有样学样,买了各式各样的冷饮回来。那些杯中液体融化后黏黏湿湿的,让拖地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