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定的国庆假期间到处都在人挤人。这家健身馆里却因为会员准入制而没有那么拥挤。

初澄在更衣室内换好衣服,趁着午后这会儿游泳区域内最清净的时间,直接下了水。因为收拾东西的时候心不在焉,他忘记了带泳镜来,只能闭着眼睛凭感觉找寻方向。

时间已入仲秋,天气乍寒,刚浸在水里会觉得有些冷。初澄潜进蔚蓝的池底,不断加快游动速度,以便让自己的身体快速温暖起来。

很快他就在泳道中游完了两个来回,忽的一下浮出水面,去拍嵌在岸边的计时复位器。然而,掌心的触感却与想象中的完全不同。

他摸到的并非是弹压式按钮,而是一片冰凉骨感还带着弹性的东西。

“哇——”初澄受惊,慌忙中踢着泳池壁游退了一些,赶紧抹了一把脸上乱坠的水珠,睁开眼查看。

果然,岸边立着一个人,并且是熟面孔。

喻司亭穿着条黑色泳裤直挺挺地居高临下。而初澄按到的应该是他赤着的脚背。

初澄被刚才这波吓得不轻,甚至呛了口水,此刻也管不得对方是谁,应激反应过后脱口便出:“你有毛病吧?”

喻司亭被骂得顿了一下,但还是很好地控制住了情绪,思路清晰道:“搞清楚,是你从水里突然出来吓了我一跳。而且你游错泳道了。”

他那张脸上的五官轮廓深邃立体,散发硬朗的荷尔蒙气息,杀伤力极强,尤其是眼睛带着力量,无需神色加持就能给人以震慑和压迫。

初澄一愣,受惊吓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,下意识转头回去看池边的标号。果然,是自己从一开始就下错泳道了。

这下情况变得有些尴尬。

空了几秒钟无人说话,还是喻司亭率先打破僵局:“平复下来了?让让?”

初澄无他法,默默地从泳道线下方钻到隔壁位置去。喻司亭见他的气势已减弱,没再得理不饶人,简单地做了做准备活动,便跳入了水中。

初澄的体能本就一般,刚才又遭吓没了一半气力,很快就疲累了。他爬上岸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而是坐去了一边休息。

还是等着喻司亭上来请他喝瓶水吧,就算是赔礼了。免得这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回头又有新的由头借题发挥。

初澄如此想着,可左等右等迟迟不见那人离开泳池。就这样干坐着未免有点太刻意,于是他干脆去服务台点了份泡面,坐在旁边的藤椅上吃起来。

上一次和喻司亭游泳时,初澄不想被落下太远,一心竞速没有仔细地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