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行路上的相遇大多只是片刻。屋外的雨声已渐渐停下,三人又闲谈休息了片刻,便出门分道,继续各自的旅途。

一场空山清雨为万物拓深了几分颜色。湿润的空气极致纯净,带着特有的泥土芳香,与山间香樟以及其他不知名树种的味道混合,沁人心脾。

初澄站在院中深呼吸着,闭眼感受爽冽的秋风入怀,不禁轻叹:“太舒服了,感觉身体都年轻了几岁。”

“偶尔出来走一走是不错,但也没有那种返老还童的功效。”喻司亭擦干净车座上的雨水,沉沉道,“是你本来就年轻。”

“我这不是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嘛。数学老师果然严谨。”初澄跟上步伐,粲然一笑。

刚下过雨的地面还很湿滑。为了安全起见,两人在略为崎岖的路上都推着车慢慢走。这样并肩而行,也有了更多的交谈机会。

看着面前熟于谷地的笔挺身姿,初澄开口问:“喻老师是不是经常出门旅行?”

喻司亭答得简单:“有时间才会。”

“那就对了,毕竟你长的就是一副饱览过名山大川的样子。”与大哥在一起相处久了,初澄把他能噎人的言语功力也学了个七七八八,“可我的生活比较单一枯燥嘛。因为见识短浅才会发自内心赞叹这种寻常风景,也不奇怪。”

喻司亭听出其中隐含调笑的意味,并未较真,只道:“你不像是自己说的那种性格。”

初澄说:“你不知道上学的时候,我那群室友都有多宅。平常大把的时间不是在写文学研究,就是在打网游。无论玩什么,他们的段位永远是被游戏机制给限制的。只有没更新出来的,没有打不上去的。”

喻司亭闻言稍偏眸看来:“所以,你是被拐带的那个?”

“恩,老实说也算是兴趣相投……”初澄笑意明朗,诚实地交了底,“不过跟你细说这些,你应该也不感兴趣。”

话虽如此,身旁的喻司亭却一直听得很有耐心。

梧桐和红枫都被雨打落了些,铺盖在地面上,为山谷披上绝艳新衣。两人走了一段,路面趋于平坦,便骑上车沿原路折返。

回到停车的谷口后,喻司亭摘下自己的骑行手套,重新拆放车轮,整理后备箱。他怕老赵的汤饭不能让初澄长久饱腹,还从车上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