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喻司亭:月考成绩汇总的表格还有两位老师没发给我,抽空写一下。]

这是成绩下发后,高二(7)任课教师小群内的最后一条消息。

初澄点开和他的私聊,把一条链接发过去。

[喻司亭:已收到。]

初澄犹豫片刻,打字询问。

[喻老师,没有其他什么事情了吗?]

他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多少次试探大哥了。

喻司亭稍有迟疑,然后发来答复。

[这么急着结清账?]

初澄一愣,这才发现对方是误会了,还没来得及解释,又一条消息发来。

[喻司亭:看来骑车同行有些不愉快。]

初澄忙回。

[不是。]

[我是想问,与月考成绩相关的事,我们需不需要聊聊?]

[喻司亭:那个不急,等上班后再开个小会吧。]

不急,等上班后。

那就是确实有事要谈啊!

短短一句话,无疑是给初澄戴上了痛苦面具。他想起第一天上班时,在教务处里被吐槽的场景。自己可是相当于在领导面前立了军令状的。

[如果我能教好学生,喻老师当然不会再说什么,如果教不好,那他就没有说错。]

现在想起之前的年轻气盛和大言不惭,初澄恨不得给那时的自己两耳光。

怎么敢的呀!现在马上就要被拉出来鞭尸了吧。

他会怎么说我?

[看吧,我就说他不行。事实证明我的眼光没有错。]

或者更嘲讽一些?

[新人嘛,能力有限,能教好才怪了。]

再恶劣一些?

[这两年师大也是越来越回去了,什么人都培养得出来。]

初澄的脑子里过了无数种情况,但没有任何一种能被他的骄傲所容许。

心烦意乱下,他走出房间,去客厅冲咖啡,碰巧看到周瑾在厨台边泡麦片。

周瑾看他一眼:“早啊。”

“恩。”初澄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声,随后忽然想起来询问,“师兄,你的化学考得怎么样?”

“第二。”周瑾在一块面包上涂了果酱,咬一口后补充,“仅次于你们班。”

初澄小声评价:“那挺好的。”

“是啊,我很满意。毕竟7班的学苗基础在那里,我再怎么使劲,也越不过硬件鸿沟。”周瑾说完自己,抬头反问,“你呢?”

初澄只好面对现实:“第九。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