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声评价:“那挺好的。”

“是啊,我很满意。毕竟7班的学苗基础在那里,我再怎么使劲,也越不过硬件鸿沟。”周瑾说完自己,抬头反问,“你呢?”

初澄只好面对现实:“第九。”

但周瑾并不觉得差劲:“也可以啊。全校24个平行班,第九属于中上了。”

“全年级、乃至全市校联体名列前茅的选手们,在我手里语文均分第九。最重要的是他们其他科目全都巨能打,太欺负人了……”初澄边说着,边脸朝下栽进沙发里哼哼,“喻司亭周一要找我谈话,我会被手撕掉的。”

周瑾看着一旁“哭天喊地”的后辈,吃早餐的闲情逸致都被影响了。

“哎哎哎哎哎,至于吗?不就是一个小月考吗?而且在我印象里听楠楠说过,7班本来就有一科是短板。什么学生能科科无敌啊?”

“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他们短什么都与我无关,就是不能短在语文上。就算是短,也不能短这么多呀~”初澄拖长声音,生无可恋地在软沙发里撞头哀叹,“……你第二,你理解不了我。”

周瑾无奈一笑:“那你听好啦,第二是我教的不错,但倒第二也是我教的。”

“啊?”初澄停下“自我摧残”的动作,从布艺沙发边撤开一些,掀着眼睑看他。

周瑾忙道:“你别用那种奇怪的眼神。我发誓,我对这两个班级付出的耐心和热情是完全一样的。我问心无愧。只不过,结果不同而已。”

初澄皱眉:“为什么会这样啊?”

周瑾继续答:“因为拖后腿的偏科生实在太多。7班的情况应该也相近。那个叫谢什么的小子在我监考的考场,语文单选全涂B,作文题目叫《人间也许不值得》。你用鹿言加韩芮再加徐婉婉三个省优也带不动他吧?”

初澄轻叹:“你说的道理我都懂,可我怎么面对喻司亭啊……”

“就算是喻老师,你让他去教十个班级,也无法并列第一吧?他也会教出第十名,但这不能说明他个人能力有问题。”

作为过来人,周瑾语重心长:“更何况,语文这个科目太看重天赋和能力了。你不要纠结一次两次的年级排名。这是职场误区,初老师。”

“反正有错要认,挨打要立正就对了。”初澄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