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撞过来的学生们看到初澄身上的狼狈,连连道歉:“不好意思啊,初老师。快,纸巾纸巾。”

带着肉香味的油汁已经完全浸入了布料中,越蹭越花。学生们齐齐上手围弄了一番,然后不得不放弃。

“擦不掉了……”

“真不是故意的,老师。要不您跟我换换?”

“谁教室里还有多余的外套吗?”

前排的小状况引发了些许围观,有坐在看台高处的学生也站起来张望。

“坐下,注意安全。”

喻司亭发现队伍的异样,板起脸孔斥责了句。随后他抬腿迈了几步,凑近到初澄身前,看到他衣襟上的油渍,回身看鹿言。

“多带衣服了吗?”

“带了。”因为不可避免地要淋雨,鹿言带了件校服外套留着更换。他打开书包,把衣服递给初澄。

喻司亭维持班级秩序:“别在这儿围着,没你们的事。方队成员检查一下自己的随身物品,去那边做候场准备。”

学生们听从指挥,三五成群地向主席台方向进发。初澄一直熬到班级里大部分的人都走了,才动手换自己的衣服。

“哎哎哎,他穿班服了!”看台上剩余的学生已经不多,但还是有眼尖的第一时间发现情况。

“啊~快拍快拍!我就知道,初老师宠粉第一名。”负责看管班级物品的女生激动地拍着同伴的肩膀,催促她快些拿手机。

喻司亭被声音吸引,也投来视线。

先不提初澄的脸多有辨识度,单是身高腿长的身材就相当亮眼。

他的脊线笔直而性感,腰身处被黑色牛仔裤束成让人咋舌的细度,甚至仿佛不堪环握,沿着绝美轮廓攀下是被布料包裹着挺翘臀型,连着两条修长筷子腿。

同样的一件班服,但他穿着和学生穿着就是两码事。

初澄的动作本不情不愿,瞧见喻司亭的视线后,因为不想在气势上低一筹而硬着头皮挺直了腰杆。

他穿着某位班主任的“应援服”,面不改色道:“看什么?没见过和学生打成一片的吗?”

喻司亭盯着他披上校服,口是心非地略去这人身上独具的魅力:“没见过嫩成这样、穿上校服掉在学生堆里就找不出来的。”

初澄用左手手指比出数字7的样子,然后和右手一碰,变戏法式的把数字变成了8。

言下之意,恭喜喻老师又达成本周毒舌我8次的业绩指标。

你幼不幼稚。

喻司亭神色复杂地瞥他一眼,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