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澄还沉浸在刚才的话题里,若有所思。

收拾好桌面的喻司亭却下移了目光,看向他手里的外卖袋:“点的什么?”

“没什么特色的盖浇饭。”初澄顺势提起给他看了看,“附近的店都吃腻了,随便选了一家。”

“那要不要留下拼个桌?”喻司亭听过回答,无比自然地抛出了邀请。

初澄没料到他会这样问,犹豫道:“在办公室里聚餐不好吧?”

“不会有什么影响的,我们组里中午没有人回来午睡。”喻司亭说完把手上的动作顿了顿,神色和宜合注视过去,“按理说,这件事你应该也知道。”

什么意思?

初澄先是一愣,但按照大哥一贯的风格去仔细回想便能明白了。之前来数学组给他送匿名信可不就在中午没人的时候嘛。

这人只要有一天不毒舌自己必然全身难受。

初副班原本清澈明朗的眼底隐隐露出了怨念之色。

喻司亭敏锐地捕捉到:“看样子是想起来了。”

因为有黑历史而斗嘴斗不过,初澄只能选择战术撤退,拎着自己的外卖盒转身便走:“喻老师,你慢吃。”

这件事你就记一辈子吧,没人跟你玩。

“哎——我只是印象过于深刻而已。”见人要走,喻司亭忙带笑挽留,“盛达川菜馆的酸菜鱼是亭州最地道的,比老赵做的好吃多了,真不尝尝?”

近日连续下小雨,的确是适合吃这道菜的好天气。但再在这个家伙的地盘待下去,还不知道要受他多少闷气。

初澄仍想拒绝,没来得及开口,一道声音从办公室外传过来。

“舅!你干嘛点这么大的一条鱼。跑去校门外拿外卖累死人了,我们俩也吃不了吧?”

鹿言拎着个看起来很重的外卖袋子,三步并作两步走进来。他定睛看向屋里的人,把还没出口的吐槽咽了回去,恍然道:“噢,我就说嘛,你还叫了初老师一起。”

初澄:“……”

看来这番邀请并非是刚刚临时兴起。喻司亭应当是提前猜到,周瑾不在时,以自己的性格是不会去挤食堂了。

“拿过来吧。”喻司亭没作答复,顺手帮初老师拉了把椅子。

盛情难却,这下他是非坐下不可了。

“烫手,我来。”喻司亭只让外甥摆了两样配菜,剩下的自己亲自接过。

袋子里的酸菜鱼是连着大号保温品锅一起送来的,还附送了陶瓷的汤碗和勺子。之前,初澄只有在点火锅店外卖的时候才见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