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。

医生继续道:“你不要听名字就觉得害怕,其实肠胃类息肉和增生算是人体、尤其是男性中比较高发的疾病。只不过你现在这个年纪……的确有点小。”

初澄濡了濡唇:“那,这类情况是否会有明确的病因?”

“造成因素有很多,最主要的是要看个人的体质。一部分患者是家族遗传性的,还有就是平时的饮食起居习惯影响,形成慢性胃炎,损伤了胃粘膜之类的。”医生说完,仔细地看了看初澄,“我都不用问,你这个憔悴的气色必然是熬了大夜。”

初澄尴尬地抿了抿唇线:“昨晚是不舒服,没睡好。那照目前的情况,我下一步应该做些什么。”

“等病理报告出来之后,我们肯定是建议尽快约个时间进行手术的,毕竟会有腹胀恶心的症状,留着它只会是个潜在危险。但根据不同的情况,比如像胃腺瘤或者平滑肌瘤之类,采用的方案是不同的。”

医生又看了看报告单:“你这个大概率还是会用胃镜微创。到时候叫家属一起过来,可以做个静脉麻醉无痛摘除,就不会像今天这样难受了。你的年纪轻,恢复能力应该会好,大概观察个三五七天就能活蹦乱跳的出院了。”

初澄大致听明白了情况,深吸了一口气:“谢谢医生。我再考虑一下,先等结果出来再做决定。”

“好,那你稍等,我把这份报告打出来给你,再送个检测。手机缴费就行,七个工作日后在B座九楼病理科取结果。”医生边说,边在电脑上进行了一系列的操作。

一个多小时后,初澄夹着个明黄色的档案袋走出病理科。

他慢慢地沿着长廊走,自行翻看报告单,忽然听到一声有气无力的呼喊。

“初老师~”

初澄抬头,看到熟悉的少年身影披着外套坐在等候椅上。在他旁边是闭目养神着的喻老师。

“出来了啊。”听到鹿言叫人,喻司亭睁开眼。虽然他昨夜休息得不好,一双黑眸仍然漆亮如墨,深邃异常。

初澄诧异地看了看腕表时间。自己至少已经进去两三个小时了,他居然真的没走。

“在等我?”

喻司亭:“恩。”

“老师,我也刚打完吊瓶。”脸色泛白的鹿言在旁笑了笑。他从昨天吐到现在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