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月的天气逐渐凉起来。学校经历了期中考试和学期内的阶段总结,工作繁忙如旧。

某个晴日的下午,初澄倚靠在年部教学楼的围栏边。

一位穿着黄衣的外卖小哥拎着一个纸袋紧赶慢赶地跑到他身边:“是初先生吗?实在不好意思,路上车子没电了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初澄接过咖啡,确认是自己点的薄荷拿铁,道了声谢后转身进教学楼。

他径直登上楼梯,走进会议室。其他班级的主副班都已经坐好了,整个环境乍看上去满满当当。

初澄搜寻一会儿,才在后排看到喻司亭的身影。在他身边也果然有留给自己的座位。

初澄走过去坐下。

喻司亭的语气很淡:“又喝咖啡。”

“实在顶不住了。再不来一杯,一会儿领导讲话我肯定要睡着。”初澄刚才上楼上得急,一口气爬好几层,说话时有些气喘吁吁。

喻司亭说:“为了在会前喝口咖啡,累成这样。怎么不让学生去取?”

初澄瞥了眼台上,教务主任正在整理稿子。他趁机嘬一口咖啡,含糊道:“上场会才说过,老师不准指派学生去给自己拿快递和外卖。”

喻司亭偏头看来,反问:“你的好大儿也不行?”

之前随口说的一句话被他拿来用,惹得初澄笑笑:“好大儿还病着呢。不过最近两天看他的状态好多了,之前在考场上都是趴着做题的。”

“恩,他这次考得确实不好。甚至数学卷最后的两道大题都写错了位置。”

初澄:“那也太可惜了,一下子丢掉二十多分。”

“也不算。”喻司亭对鹿言的标准一向严格,“本来就做得一塌糊涂。”

“生病嘛,可以谅解。”初澄又喝了两口咖啡。

喻司亭听着耳畔吮吸的声响,忽然道:“对了,我一直忘记问你,结果出来了吗?”

“应该出了,我刚刚看见教研群里在艾特全员。”初澄打开校园管家程序,查看期中考试成绩分析。

喻司亭纠正道:“我是问你的检查结果。”

“啊……”初澄没想到话题会转移得这么快,稍顿了一下才答,“从病理结果来看,确实是良性。”

“那手术安排呢?”

“暂时还没定。因为手术后要卧床休息几天,我想拖到元旦或者是寒假。医生也说可以,半年之内什么时候切除不会有太大差别。”

喻司亭点头:“时间定下来的话,记得告诉我。”

“恩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