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之前的种种不良生活习惯,在手术后的时间里,初澄遭受了来自舅舅和喻老师的轮番“迫害”。

面对各种叮咛与说教,虚弱无反抗之力的病号表示:听见了,听见了,两只耳朵都听见了。

[病人要保持心情愉快,你们再不走我就自闭了。]

最终,他以此为威胁理由,成功把两个人都赶出了自己的修养之地。

耳畔清净下来,初澄终于能有心情让护工陪着在走廊上转转,顺便帮助排气。

等他回到病房时,却被吓了一跳。就在正对门的床位上,撅着一团不明物体。

初澄略愣。

好像是同房的病友回来了?

不确定,再看一眼。

这会儿跪趴在床上的确是一个人。只不过他的姿势较为扭曲,整张脸都埋在床铺里,屁股却高高地翘着。

未等初澄回神,病友已经听到声响,率先偏头看了过来。

那是一张极其年轻的脸孔,大概只有十七八岁,五官周正,面露疑惑,表情中还带丝丝不爽。

如此会面的场景有些尴尬,初澄动了动唇角:“……嗨。”

小病友扭过脸,看了看隔壁床边堆放着的众多私人物品,皱眉发问:“你也是这间房的?”

初澄点头回应:“恩。”

护工把初澄送回床上,看着他安坐好,开口道:“初先生,那我先出去了,有事的话您再叫我。”

“好,辛苦了。”初澄友好地示以微笑,随手拿起了床上没看完的书。

趴在邻床上的年轻病友却依然在打量他:“你花了多少钱进来的?”

“什么?”初澄没理解他的意思。

“想进医大的特需病房至少要提前三个月以上,临时根本约不到。我住进来的时候,他们跟我爸说这间房大概率也会是单间。”少年显现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自有一番说辞,“你如果不是砸钱或者有关系,怎么可能随便就被塞进来?”

初澄没搭他的茬。

小病友却自顾自地接下去:“不过我看你应该是个安静不讨人厌的。住就住了吧,正好我自己也有点无聊。”

他的语气有些落寞,让初澄生出几分好奇:“没有家属来陪你?”

小病友朝着门外扬了扬下巴:“他们也给我请了和你一样的高级护工,但我嫌他烦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一直这个姿势啊?哪里不舒服?”

市医院是按照病区来分房的。消化内科、胃肠外科和肛肠外科都在这一片。但初澄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