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么有自信?”

喻司亭发动车子,从主控位关上了副驾驶的车窗,避免一会儿有体质虚弱的人被强劲的夜风吹得受凉。

初澄睁开眼睛:“彼此,毕竟喻老师也自称是受家长欢迎的挂星班主任。”

无论处境如何,他的嘴上永远不肯吃亏。喻司亭并不与之计较,只道:“好,那就先送帅哥回家。”

“我不急。”初澄抬腕看了看时间,“你先带鹿言去吃晚饭吧,再耽搁一会儿,他真的赶不上晚自习了。”

喻司亭这才瞥向后视镜:“你想吃什么?”

鹿言思索两秒钟后回答:“玉湖夜市的烤鸡肉饼吧。”

驾驶位上的人只是看他一眼,未置可否。

“不行啊?”鹿言疑惑地继续开口,“你从这里开回去不是正好顺路吗?”

“你让一个正在严格忌口的人陪你去吃小吃街,合适吗?”喻司亭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,沉嗓答话。

鹿言现学现卖,学着初澄刚刚的语气怼亲舅:“彼此,毕竟喻老师也给处在禁食期的病号买了水果。”

喻司亭似乎是习惯了外甥时不时就膨胀起来的胆子,意味不明地噢了声,语气淡然:“那你觉得,如果我现在想动手揍你的话,那位病号他拦得住吗?”

听着两人没营养的斗嘴都是因自己而起,初澄不得不表个态:“我没关系,正好蹭车逛逛。在医院里憋了好几天,只要出来兜兜风我就开心。”

鹿言闻声,顿时有了底气:“听见了吧,初老师也想去。”

你就宠着他吧。

喻司亭朝初澄投去一道眼神,然后随了外甥的心意,打着方向盘驶上主干线。

鹿言所说不错,玉湖路距离医院的确不远,只间隔了几个街区。

此时华灯初上,霓虹掩映下的城市夜幕刚刚拉开。车子行驶在笔直的长街上,刚好能撞见两旁林立的商铺接连点起暖而明亮的灯光。

“好热闹啊。”初澄再次按下车窗,欣赏途径的夜景,好奇道,“这附近有什么活动吗?”

“大概因为今天是小雪,街边多了几个临时的摊子。”喻司亭在路旁找了允许停车的位置,让鹿言自己去买烤饼。

因为平常通勤不便,初澄很少到城市的另一边来,首次进入玉湖夜市,自然看什么都觉得新鲜。

他也推门下车,深吸几口冰凉的夜间空气,自顾自在附近的摊位闲逛起来。

全国各地对待节气的风俗各不相同,但小雪腌菜和初冬酿酒,大约是一致的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