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涉及分段排名,校联体举办的每一场考试都很受重视。在期末监考结束后,十中全体教师又集合到校,连续加班批了两天的卷。

这一次,初澄还是没能打破之前的作文魔咒,再次抽中了最磨人性子的题型,让眼睛、脑子和颈椎遭受了三重折磨。

彻底迎来寒假的第一天,初澄睡到了自然醒。他睁开眼睛,习惯性地瞥了眼床头柜边的电子时钟,居然才早上八点半。

我的生物钟什么时候这么正常了?初澄自己都觉得有些神奇,然后又栽倒回床铺里滚了两圈。

砰砰——

似乎有敲门声。

初澄踢开被子,睡眼惺忪地去查看。站着外面的人是周师兄。

“还没起啊?我特地晚些来的。”看到目光涣散,还赤着脚的开门人,周瑾愣了愣。

初澄的大脑尚未完成开机程序,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话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眯着眼睛,揉了揉头顶凌乱的黑发。

“我过来拿点东西,马上就走。”周瑾走进门,看到放在一边的行李箱,“行李都打包好啦?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家?”

初澄打了个哈欠:“今天就走。”

周瑾:“买到票了?”

初澄摇头:“放弃努力了,直接搭喻老师的车。”

周瑾闻言笑起来:“嚯,你们俩现在的关系不错啊。当初是谁豪言壮志,说什么我初澄就是饿死,从这里跳下去,也绝不和喻……”

“你难道不知道真香是人类的三大本质之一吗?”初澄随手拿了个苹果塞过去,用来堵他的嘴。

周瑾边把苹果拿到厨房里去洗,边应声:“知道知道,我巴不得你们的关系好。”

毕竟初澄当初是替沈楠楠揽下高二7班副班职责的。周瑾不想为了自己的新婚生活幸福美满,就把过大的压力留给后辈。不过现在看来,有的人是年纪轻轻就把路走宽了。

走出厨房时,周瑾瞥到餐厅里的小推车置物架。原本那里摆放的都是咖啡和速食夜宵,现在却变成了牛奶、果酱和切片面包。

“不错啊,最近的生活还算健康,家里打扫得也很干净。”他随手翻了翻,颇感欣慰,“不过你都要走了,得把这些收拾收拾吧。寒假这么久,别放过期浪费了。”

初澄懒懒地栽在沙发上按起游戏机,没有答他的话。

周瑾隔着一道玻璃门喊:“别装死。”

“哎呀你拿吧,我不想动。”初澄只翻了个身,完美地贴回了刚才的位置,继续按键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