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您好,房间的访客到了。”

服务员敲了敲门,引着喻司亭进来。那人今日是一副休闲绅士的装扮,穿着浅灰针织衫搭夹克,黑色长裤衬着修长漂亮的腿型。

客房内迎接他的是一幅师生和谐的场景。喻司亭看到如此爱好学习的现场,俊朗的眉头略微蹙起。

鹿言捧着纸笔,仰头朝他笑得灿烂:“舅,你来啦?”

初澄见状,打算合上书。

喻司亭的双手插在休闲裤的口袋里,扬了扬下巴:“没关系,你可以再看会儿。本来想在外面车里等着的,怕你们还没尽兴。”

见对方脸上没什么异常神色,鹿言忙道:“我们已经讲得差不多了。我现在去穿衣服?”

“不着急。”喻司亭在房间内环顾一周,问鹿言,“应该学累了吧?”

他伸出骨节匀称的手指,按下床边服务铃。

扬声器里立刻响起回应:“您好,会馆客房部服务台,请问您有什么需要?”

喻司亭看着项目单似乎不大满意,询问道:“你们这里,有没有专业的中医正骨按摩项目?”

“有的,您是想体验一下吗?”

“对,现在帮我安排吧。”

“好的请稍等,马上派技师到您的房间去。”

通讯结束后,喻司亭搭坐到初澄的床边,稍一低头就欣赏到了对方露在汗蒸服下的白皙细瘦的小腿。

初澄稍挪身体,给他让出一些位置:“喻老师也筋骨不舒服?”

“嗯,皮痒。”喻司亭淡淡地回。

什么?

初澄诧异地瞪了瞪眼睛。

再次敲门进来的也是位年纪不算大的女技师,长得慈眉善目,环视房中的三人:“请问是哪位客人需要正骨按摩?”

喻司亭扬扬下巴:“他。”

鹿言摸了摸鼻尖,预感不妙。

“趴着去啊。”喻司亭情绪淡淡地示意,随后又转向初澄,“晚上打算吃铜火锅?”

初澄点头:“对,虽然是鹿言先提的,但我也很久没吃过北京味道的涮羊肉了。喻老师也一起去吧。”

喻司亭摸出手机:“好啊。你喜欢哪家?这个季节和时间段,不提前预约的话估计吃不上。”

“刚好我知道一家正宗又比较冷门的,一般不需要等位。”初澄边作出推荐,边凑身过去,在对方的手机软件上搜索,正想问问鹿言的意见,耳边传来抑制不住的呻-吟声。

“嘶,疼,姐姐轻点。”

“这个项目是会有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