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夜空变得绚烂,烟花声也响得震耳欲聋。

初澄静待片刻。

除去刚才那句像是刻意的表露之外,喻司亭没有再说什么让他觉得惊讶的话。

直到烟花秀结束,两人离开茶楼,又到之前的手作店铺逛了逛,街上还是相当热闹。

夜市里的客潮实在汹涌,初澄玩得有些累,耳膜也受不了长时间的吵闹,便和喻老师一同回了繁天景苑。

出去一遭,喻司亭的心情似乎变得好了很多,脸色和悦,都没有再提让鹿言补作业的事,如常道了晚安上楼。

初澄洗漱后直接进卧室准备休息,余光瞥见放在枕边充电的手机亮起屏幕光。

是徐川发来的微信。

[人呐?]

[不是说好了陪我一起刷元宵活动吗?放我鸽子是不是!]

初澄拿起手机,靠着床头回复。

[我刚回家,太累了不想玩。]

[大爷的,有异性没人性啊。跟哪个妹子跑去看花灯了?连兄弟之约都能背弃。]

徐川发了个“废话少说,赶紧上号”的熊猫头表情。

[你是没上过正经的润色修辞课吗?非要把正正经经的事情形容得这么哀怨。]

初澄不想继续遭受对方的言语攻击,边张嘴吐槽着,边趴在床上按下笔记本电脑的电源开关。

两人连起语音通话。

徐川痞里痞气的声音传来:“我可不得哀怨嘛,又没人跟我一起过上元节。”

初澄没搭他的话,把电脑架在床桌上,登录了账号。

他的角色刚一进入地图,就看到了如繁星一般飞在半空中的孔明灯。游戏世界里竟也是这样张灯结彩的节日氛围。

回想起今天的烟花秀,初澄的手指摩擦着外接鼠标的滚轮,陷入了少顷的沉思。

“问你件事儿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就是,如果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说,一同欣赏的烟花才更好看,会是出于什么心理?”初澄在脑中仔细措辞一番,补充说道,“而且这人平常特别照顾对方,工作生病租房,所有事都是尽心尽力。”

“哈?”徐川思考两秒钟,“不说性别年龄脾气秉性,你这问题等于耍流氓啊。资深前辈对新人、知心朋友对挚友、热情房东对租客……”

初澄正想说,这几种关系目前来看差不多都符合。

语音通话另一边的人又揶揄味儿十足地添一句:“还没准是儿子跟着爹呢。”

初澄沉默以对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