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下手机,初澄打开衣柜,往背包里装了两套衣服,又带了身份证、充电线、毛巾等必备用品。

他坐在沙发上,一边想还要装些什么,一边感叹着,和行动力强到爆棚的人相处,是真的累啊。

初澄实在庆幸,自己那天只是随口吹牛说可以爬泰山,而不是信口开河征服珠峰。

外出采买的两个人回来得很快。一切收拾妥当后,喻司亭帮初澄把行李装上车,递给他一份肯德基早餐。

“我们直接出发吗?”初澄系上安全带,仍然觉得现在经历的一切都不真实。

喻司亭打着方向盘,把车开出繁天景苑园区,回道:“油箱见底了,先去加个油。”

初澄啃完一根油条的时间,他把车开进了加油站,对着工作人员降下车窗,果真说出那句之前用来调侃的话:“麻烦95号加满。”

150L的油箱补满,金额必然要上四位。

看着机器屏幕上不断跳动的数字,初澄举起手里的豆浆杯,递向身侧,说道:“大哥,采访你一下。”

喻司亭:“问。”

初澄:“如果我也想成为一位富豪,需要做哪些必要准备?”

对方认真地想了想:“第一步,投胎在商贾之家。第二步,拿到百分之20的股份。第三步,开始败家。”

“没了?”初澄歪头看着他。

我笔记本都掏出来了,你就给我说这?

喻司亭补充:“当然也需要其他必要条件。比如,还要有个看破红尘、一心搞事业的大姐,不然我就会成为顶包管理公司的那个。”

“总的来说,就是没有任何一步能被我复制的,对吧?”初澄听鹿言说过些关于喻襄的事情,她确实是商业的一把好手。可自己是独生子。

喻司亭停顿一瞬,忽然变换了话题:“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要执行农村包围城市吗?”

“因为国情呗。”初澄收回豆浆杯,放在嘴边吸了一口,“你怎么还转科教上历史了?”

“是啊。”喻司亭一副很有道理的样子,“所以你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找到适合的道路。开局直接跳到第三步,考虑一下?”

初澄理解了他的意思,扬着嘴角笑:“考虑入赘豪门?你这是在荼毒正经青年人的思想。”

喻司亭不以为然:“我是在教你看清自身价值。”

在两人聊天的时间里,屏显油量已经跳动到将近130升。加油站的工作人员拔出油枪,递上一张二维码。

喻司亭刚举起手机,初澄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