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柏也从棒球场出来了,依旧戴着棒球帽,肩上背着自己的运动背包,黑色发梢下眉眼冷冷的。

和其他棒球运动员相比他的体型略微瘦削,有队友在经过时跟他打招呼,但南柏没有回应,东英哲还会耸耸肩回应下别人,他却连眼皮抬一下都欠奉,瓷白俊秀的脸上有着一层不化的冷郁。

自从《黄金投手》综艺结束后,这份冷郁就没从他身上消散过。

有人打来的电话,他接了电话说了两句后就挂掉。

和东英哲不同,他的手机屏保不是露可,但如果有人翻开他的加密相册,会发现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露可的照片和视频,有些还是独家版,是他专门雇东大学生偷拍的,网上没有。

“少爷。”

路旁,戴着白手套的司机为南柏打开后车门,然后躬身站在一旁。

高大的保镖从副驾驶上下来,站在车旁。

南柏垂着眼皮面无表情地就要进车里时,突然鬼使神差的朝东英哲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棒球手的眼神都很好,这不经意的一眼,让他跨越了二十多米的距离,看清了路灯下东英哲脸上的表情

——一种等待许久的狗狗看到肉骨头的表情,虽然极力压制,但是激动和雀跃依然从眼角眉梢透了出来,他激动得简直想团团转。

傻逼。

南柏心中冷嗤了一下,他一直看东英哲不爽。

随手把肩上的背包丢给了保镖,就要进车子时,他心头一跳,蓦然想起一种可能,于是绕过车门,立即朝东英哲的方向大步走去。

保镖和司机一愣,却没敢询问自家少爷。

……

戏剧性的,宛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在南柏发现东英哲的异常后,朴宇星也发现了南柏的异常,然后顺着南柏,看到了捧着手机傻笑的东英哲。

他眼眸凝了凝,没露出什么异常,笑着跟身旁的几名围着他的队员说了句话后,也朝东英哲的方向大步走去。

路灯底下,东英哲还捧着手机在等露可的回复,还没等来回复呢,就先看到两个让他厌恶的家伙来到他面前。

一个整天装酷的小鬼。

一个整天装好好先生的小白脸。

东英哲的脸冷下来,犹如护食叼起猎物的花豹,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