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窗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,意识涣散的沈映鱼茫然地颤了颤眼睫,看清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骤然清醒。

她竟然咬上了他的脖颈,企图寻找腺体标记他。

沈映鱼被自己大胆的行为,吓得连滚带爬的从他身上滑下去。

苏忱霁防止她落下去,叩住她的双手将她往上拉。

“别拉我。”她欲哭无泪地趴在座椅上。

没脸见人了。

苏忱霁见她这副模样忍不住轻笑出声,故意俯身在她的耳畔小声道:“多谢款待,我不饿了。”

女人颇有些恼怒地拍了一掌他的手臂。

从学院回来后苏纪生感觉哥哥和刚才不一样了,虽如常般面无表情,但他总觉得哥哥眉梢含着笑。

像一只把尾巴摇晃分叉的动物。

苏纪生被自己的想法惊得打了个寒颤,双手用力地搓着臂膀。

太恐怖了。

下了车后沈映鱼没有丝毫逗留,足下生尘地奔回房间。

沈映鱼不仅将门阖上,还将房间内的椅子搬来死死地抵着门,最后喘着气瘫坐在椅子上,双眼无声地望着头顶。

她竟然想标记苏忱霁……

她疯了,真的疯了。

沈映鱼摸了摸唇,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可惜。

她是个omega,根本标记不了alpha。

笃笃——门被叩响,从外面传来清冷模糊的声线。

“开门,东西落下了。”

沈映鱼如今听见他的声音都害怕,上下迅速摸了摸身体,并无东西落下。

门口的苏忱霁等了很久,然后才听见从里面传来女人怯弱警惕的声音。

“不要了,你丢了吧。”她不敢开门,犹恐引狼入室了。

苏忱霁闻言眉心微挑,低头看了眼掌心的珍珠耳钉,随后握紧,抬眸似笑非笑地看着紧闭的门。

“好。”

屋内的沈映鱼将耳朵俯在门上,待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,她小心翼翼地把门拉开一条缝隙,确定没有看见人才将门打开。

还没来得及喘息,便看见懒散地屈腿靠在墙上的少年转过头,对上她表情僵硬的眼,莞尔弯眼。

还没走!

沈映鱼猛地转身想将门关上,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