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厂手眼通天,对程英知晓她回青屿村,余娇并不惊讶,只是不大信程英是游玩至此,明正帝去咸阳是为了服长生不老的金丹,对此极为重视,不然不会带上程英,怎么可能会放任程英游玩到青屿村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。

余娇忍不住猜想莫非皇帝出了什么变故,可程英这副轻装简行的模样实在又不太像。

“确实是巧。”余娇试探道:“您要在此地逗留几日?”

程英含笑看着她,故意道:“原本觉得此地甚是无趣,不过遇着你,本公倒觉得有人解闷,可以多停留一段时日,四处看看风景。”

方才还让余娇觉得惬意的日光,此刻变得有些晒了,她语气乖巧道:“倒是不凑巧,我明日就要启程回京了,义父若是觉得此处风景甚好,便多住上一些时日。”

程英气笑了,虽然知道她避自己如蛇蝎。

眼前人是娇娇,从前那些威逼恫吓的手段便不能用,也不舍得用了。

他颇有些无奈道:“你对我就这般避之不及麽?我一来,你便要走?”

余娇听着他的话,觉得甚是古怪,可又说不出是哪里古怪,她怕惹恼了程英,心平气和的解释道:“您想差了,我这趟回来要办的事情已了,原就打算好了明日动身回京的。”

许是程英脸上的神情让她觉得太过奇怪,好似藏着千头万绪不足为外人道,余娇又补了句,“义父若是想在这周边转转,我今日倒是可以陪着您。”

程英点点头,“也可。”

“村里饭菜简陋,您在宫里遍尝珍馐,怕是难以下咽,不若我请您去城里的酒楼用饭?那里的厨子手艺倒还尚可。”余娇看了眼日头,提议道。

她不愿程英跟余家人多接触,这位主脾性暴戾,视人命如儿戏,一个不顺心便是人头落地,余娇冒不起这个险。

程英无端觉得喉头有些发苦,实在是她的心思太好猜,想到她这般防备于他,这背后的缘由却是因为余启蛰的家人,程英捏紧了佛珠,手背上鼓起一片青筋。

他喉结轻滚,将涌上来的不甘和嫉妒全都强自吞咽了下去,他垂眸看着余娇,眸底藏着无尽苦涩,轻声问:“你仍是喜欢那个姓余的?”

余娇好笑道:“当初您问过了,不喜欢我如何会嫁?”她以为程英仍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