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长舆从不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,当意识到孙女和孙子继承家业后犹如小儿抱金过市后,便开始做安排。

他要将家业分出一部分来,以作孙子孙女存活的资本,其余的,都会交给赵济继承。

直到此时,赵长舆才开始理解他的父亲。

当初,他那样大张旗鼓的散尽家财,却不曾动田地和老宅一分,未尝没有保护他的考量在。

当时,赵长舆才十四岁,赵仲舆将将十岁,孤儿弱母,哪怕他已有一定的名声,可上蔡伯这个爵位和那肥沃的封地依旧令人眼红不已。

上蔡伯为官清廉,一朝散尽家财天下皆知,世人的目光注视过来,所以虽然改朝换代了,新登基的武帝还是很快让赵长舆继承爵位。

不管曾注视赵家这份荣耀和财产的人有多少,在上蔡伯将铺子和现钱都散尽后,他们表面流露出来的只能是善意。

赵长舆希望他也可以给孙子孙女留下一片净土。

所以,他不打算给他们太多钱。

只有土地,零星的几个铺子,只要他们勤奋便可像富户一样生活富足,家有书籍,子孙后代便有起复的可能。

赵二郎他是不指望了,只能指望一下他的儿子。

他计划得很好,却没料到大房和二房的矛盾日渐深重。

王氏似乎走入了死路,她不愿接受赵二郎蠢笨的现实,所以也不愿意放弃本该属于大房的爵位。

因为她,赵和贞表面柔和,暗地里却和二房针锋相对。

最让赵长舆不满的是二房赵济夫妻和几个孩子的表现。

王氏和两个孩子再不好,那也是因为他们吃了亏,有些怨气是正常的,二房不能化解也就算了,竟连最基本的忍耐宽厚都做不到。

虽然在他面前一片平和,私底下却互相斗争。

此时,正值洛阳最乱,朝斗最严重的时期。

洛阳城中每隔几个月便要打一场,昨日还与他面对面议政的同僚,今日便被乱军闯入家中乱刀砍死;

皇帝昨天在司马伦手里,今天就落到了司马冏手上,而司马冏得意了一年多,皇帝又被司马乂抢了……

每换一个摄政王,前一个摄政王的党羽都被夷灭三族。

而他们判定党羽的条件也很任性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