喻司亭用余光发现他搜索天气的动作,颇为无奈道:“别看了,只是小雨。”

初澄这才安心:“那应该不影响什么,掉点雨滴还会凉快一些。”

喻司亭用沉默表示了赞同。他低了下头,从两人座位间的储物格里拎出两个透明的食品袋,伸手递过来。

“早餐。”

初澄细看,发现两袋内装的食物不一样。一袋是包子和塑杯封口的皮蛋瘦肉粥,另外一袋是麻团和红枣豆浆。

于是开口:“你先选。”

喻司亭:“我已经吃过了。”

初澄闻言,有些不解:“那怎么还有两份呢?”

“甜的,和咸的,我不知道你的口味。”喻司亭的语气稀疏平常。

初澄却挑动了眉梢,拿起豆浆,捧着还剩下一点温热的纸杯暗暗思忖。

仔细而且有耐心,不愧是能帮亲姐带孩子的人。虽然从外表可看不大出来。

喻司亭见初澄并不打算再继续睡了,便打开蓝牙,用车载音箱播放起伴行音乐。

他的歌单像是专门为长途驾驶而准备的,都是一些无词的纯音乐,动力感十足,醒神振奋但不觉得吵闹。

初澄打开玻璃窗,让冰凉爽人的风吹灌进来。车内瞬间被自由和野性充盈。他附和着乐曲的节奏鼓点,轻轻晃动着身体。

“才睡醒就这么嗨?”

喻司亭感受到了身旁的快乐,似乎也受到些许侵染,单手一转方向盘。车子拐进另一条更加无阻的山野公路,刷着两端笔直参天的古树,畅快疾驰起来。

叠嶂层峦,山山而川。

山雾氤氲下,辽阔返璞的自然景观和宽广视野让人全身心舒爽。

初澄抬臂舒展着筋骨,偏头迎风朝他回答:“恩~感觉是在亡命天涯,身后已经有条子在追我了。”

喻司亭扬起唇线,一向冷酷淡漠的脸上绽开笑意,剑目英眉染着别样魅力。

天色转明,太阳爬上山顶。

两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,也是骑行的起点。

喻司亭停车熄火:“谷地里面就没法开车了。等会儿我们从这里进去,先休息一下。”

“恩。”初澄下车,活动着因为坐车颠簸而紧绷的身体。

这实在是个冷门的度假地,谷深脊静。天气也不燥不热,用来运动放松最好不过了。

喻司亭看了看表盘:“在山谷里面骑一圈再绕行出来大概要五六个小时。晚上开车回去,时间刚好。”

初澄正在把运动手环、饮用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