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,下早自习的铃声响起。

初澄从教室回到语文组,隔着几步距离就听到里面有笑谈声,隐约能辨出有周瑾的声音。

他走进门,果然看到师兄在办公室里给各位老师们送喜糖。

“这么快就回归工作岗位了?”初澄坐回自己的位置,笑吟吟地看他,“在老家的婚礼办得怎么样?看群里的视频可是相当热闹。”

已为人夫的周瑾仪态斯文依旧,摆手道:“别提了,这几天累死人了。”

初澄问:“你们怎么没去蜜月旅行啊?”

周瑾:“你嫂子放心不下学校。反正一到寒暑假我们俩也有的是时间出去玩,不赶着这一个月。”

“喔,我嫂子~”初澄特地重复一遍这个称谓。

果然是结了婚如胶似漆,以前师兄可是直呼楠楠的。

周瑾笑,顺势递来一包喜糖。

他垂眸间,看见初澄桌上有一杯塑封的粥,几乎没怎么喝,但已经冷透了。

“嘿?你这是早饭还没吃呢,昨天又熬夜了?”自己成了家的师兄也忍不住要唠叨,“我不在的这一个星期,除了点快餐,您老人家该不会是一口热饭没吃过吧?得,回头金姨再问,我只能说这活我干不了了啊。”

初澄心虚:“早上有点胃胀气,就没喝。”

周瑾的神色沉了沉:“你不只一两次觉得胃难受了吧?要不找个时间去医院看看?以你的那种起居方式,如果再不注意,身体早晚会受不住的。”

“这,应该不会有什么事。”初澄的指尖轻抵着腹部,自行思量,“最近都只是饭前饭后才有轻微的不适,可能消化不良。去检查的话需要做胃镜吧……感觉有点瘆得慌。”

周瑾没扭着坚持,只嘱咐道:“反正你自己观察吧。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去看,别拖着。”

初澄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“今天下午放学后,我和你嫂子回请同事,别忘了过来吃饭。”周瑾边说着,边拍拍他的肩膀。

初澄目送他离开,然后拿起桌上的冷粥,俯身扔进垃圾桶。

这一伏一起间,他忽然想起一件事。

诶?我也不是没吃上热饭啊。之前还在喻老师那里蹭了一顿酸菜鱼。

*

放假前的星期五下午只有两堂课,最后一节还是自习,留给老师们布置作业。

各科的课代表忙着穿梭在课桌间分发卷子,班里的秩序稍微有些杂乱。

喻老师不在教室。初澄坐在他讲台旁的位置上,看管纪律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