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澄和舅舅一同被司机送回了家,一回到他熟悉的小窝,入目的是光可鉴人的地面。

再抬眼看,屋子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,客厅桌子上原本凌乱的摆放都变得井井有条。

“喔,进贼了?这贼还挺爱干净。”初澄想起之前只有舅舅来取换洗衣服的时候从自己拿过钥匙,随口开起玩笑。

“别贫。”金董放下手里杂七杂八的包裹,拍了拍高定西装的袖口,“我已经替你和这边的家政公司签好了合约,给了他们备用钥匙。以后每隔两天,公司就会派人过来打扫一次。”

“不用了吧。”初澄随手拿起一只抱枕,舒服地窝进沙发里,“又不是在自己家,我就这七八十平的月租房,哪里用得着家政公司。”

舅舅转了转左腕上的手表:“我知道你工作忙没有时间。而且身体刚恢复一点,还需要好好休息。再说,你这房子从里到外也没什么怕丢的值钱东西吧?”

“……”好过分。

初澄正想对他的体贴表达感谢,刚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。

金董受了上次的教训,怕再唠叨下去,这个一身反骨的小子又要不高兴,索性直接放手。

“我一会儿还要回去忙工作,不留下陪你了。餐桌上有秘书刚去买的热粥,你吃完饭在家好好休息,别到处乱跑了。”

他指的是前两天逃院逛夜市街的事情。初澄听出了话外之音,一时理亏,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舅舅继续着叮嘱,边走边说:“还有,你的速溶咖啡已经被我扔了,近期都不要再熬夜。没什么事就早点睡,别逼着我制裁你的游戏账号,我可只负责封不负责解。”

初澄起身送人出去,态度良好地满口答应:“知道了。您该忙就忙去吧,别总把我当成小孩子。”

金董和秘书站进电梯。

“拜拜。”初澄满脸乖巧,微笑着告别,却在轿门闭合的瞬间立刻转身回房间,换了件连帽卫衣下楼。

他从小区侧门出去,在街边招停一辆出租车,坐上副驾驶:“师傅,到十中。”

“好。”司机的年纪大概三四十岁,有些自来熟,很爱说话,瞥着车载显示屏,“都这个点儿了,你晚自习迟到了吧?”

这时候如果解释自己不是高中生,免不了又要被说一箩筐“看起来很年轻”、“几岁上学”之类的话。

初澄干脆笑答:“不着急,我们老师这几天请病假,没精力管这些迟到早退的事。”

司机打着方向盘,啧叹一声:“哎,干什么职业都不容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