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澄在黑板前画完图像,转身看向都在怀疑自己眼睛的学生们。

“喻老师今晚的嗓子实在不舒服,让他稍微休息一下。我越俎代庖给大家讲两张数学卷,可以吧?”

大哥还在教室后面坐着,哪里有人敢说不行?

台下此刻鸦雀无声,却不影响大家在沉默中表演瞳孔地震。

一个好消息,和一个坏消息。

好消息是休假的语文老师回来了。坏消息是他竟然临阵倒戈,替别人讲起了数学。

刚刚我们就是这么教你从大哥手里抢课的吗?一片苦心,全都错付了!

初澄再次从学生们的眼神中看出了“恨铁不成钢”的意思。可因为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,自己都是甩手掌柜的角色,这会儿对带病坚守岗位的喻老师实在心怀愧疚。

所以这一次,初澄堂而皇之地选择背离人民群众,站在了班主任的战壕里。

“看来大家有点意见,但是不多。”初澄啧了啧嘴巴,对学生们热切的眼神视而不见,拿起了试题。

在他转身背对同学的那刻,甚至想起了一句玩笑话:这一天,我终于成为了自己曾经讨厌过的那种人。

“都拿到自己的卷子了吧?单选加填空,哪道有问题直接说题号。”初澄整理好自己的情绪,捏着粉笔把第一卷小题的答案写在了黑板上角,让学生们进行核对。

“第7题。”

“9题。”

“12。”

说到底,7班同学的学习自律性还是很高的。即便他们有些难以接受事态转变,但也都很快进入了听课状态。

“7、9、12……”初澄一边重复着,一边用粉笔标记,右手悬停在黑板上方等待了几秒,“没啦?”

台下寂静无声,再没有人提出新的问题。

初澄以为是学生不信任自己讲解数学的能力,特地把算得满满当当的试卷展开,朝他们笑言:“你们不用慌,我是备过课的。不要提问得这么腼腆,就算我有讲得不到位的地方,你们大哥也会提醒的。”

讲数学新课不敢说,但对于这两套复习试卷,初澄还是很有自信的。

他刚刚在办公室备课的时候,已经把它们从头到尾都做了一遍。其中有两个知识点,因为时间久远而记忆模糊了,他还现场向喻老师请教了最优解法。

但事实证明,他好像做无用功了。

“初老师,真没了。”坐在后排的穆一洋举起自己的试卷。上面红笔勾画着明晃晃的144分。

再看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