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澄已有四个多月没回过家。饭后,他忙着与多日不见的好友们叙旧玩闹、互诉近况,一直到很晚才送别客人。

今日舟车劳顿,又招待了旧友,收拾了行李。回到卧室的初澄已十分疲惫,简单冲个澡,直接换上睡衣准备休息。

许久没有躺在过自己的床上,这一夜,他睡得十分安稳。再次睁开眼,明亮的阳光已经从树梢间坠落到窗边。

手机屏显是上午9点45分。果然,这才是他正常的自然醒时刻。

一直以来,父母的饮食作息都极有规律,家里的厨房非餐时不开伙。但因为自己嗜睡,早上的那顿饭他是永远也赶不上的。

初澄起床洗漱完毕,换上一套舒适的家居衬衫和长裤,到正厅去找点心填肚子,再等着吃午饭。

“妈。”初澄朝着窗边安静看书的金教授问候一声。

“嗯。”金教授坐在软椅里,沐浴着和煦的日光,潜心研究词集。

初澄直奔摆放茶点的方桌。

精致的竹编盘子里装着尚温热的千层鲜肉饼、板栗莲子酥、孙尼额芬白糕,还有各种各样的老北京饽饽。只要是初澄在家的时候,厨房里干活的人怕他吃不上饭,都会想着多备些。

“恩~这个糯米糕好吃,就是有点噎人。”初澄拎起桌上的玻璃壶,给自己倒杯大麦茶,用来压糕点的腻,喝水时还故意增强存在感,发出轻而缓的品味声。

受到这种小把戏的扰乱,金教授终于肯分些注意力出来放到儿子身上:“睡醒了就到处转悠。在外面待得久,连家里点心的味道也觉得新鲜?”

“可不是嘛。转眼一个学期了,还是家里舒服。”初澄这话说得未免有些狗腿。毕竟他人在外面的时候,也只觉得无拘无束。

“别在我这儿贫嘴。”金教授噙笑翻了页书,“你爸回来了,在书房呢。你闲着没事的话过去陪他喝壶上午茶。”

初澄把嘴里的糕点完全咽下才起身,道了声“是”。

老爷子的书室也在正房,离前厅不远,几步路便走到了。浅胡桃色的新中式推拉门开着,从外就能看到内部儒静风雅的布置。

初澄规矩地敲了敲门框:“爸。”

里面伏案的人抬起头,朝他笑笑:“进来。”

初励宁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已过花甲年岁的人。他的头发未有大片发白,也不蓄胡须,一张干净的脸孔慈眉善目,双眼炯然有神。举手投足间淡然自若,一眼便知是个情绪稳定,清逸博学的人。

此时书房里点着倒流香,轻薄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