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报人提供的这段视频影像有几分钟长。众人站在校长室里完完整整地看完了。

全部画面中,周瑾的确一直在白板前讲题。而他背后的初澄却全程坐在沙发上投屏打游戏,连头都没有抬起过,甚至在期间拿了个“五连绝世”。

“视频中的初老师并没有任何违规行为。”

喻司亭作为初澄工作上的第一搭档,跟着杨主任一起进入了办公室。看完材料,他从容不迫地盯向一旁的教育局协调员:“难道也有人举报吗?”

“没有。”答话的是调查组内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科员,低头看了看上级文件,继续说,“只是我们想和他当面谈谈,也希望你们能认真配合。”

“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回答?”初澄缓叹一口气,迎上了检查组的视线,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,但对方带着压迫性的首个问题就让他难以回答。

调查员摊开记录本,开口问道:“初老师,作为周瑾的合租室友,你对他在校外进行违规收费补课的行为知情吗?这种情况又持续了多久?”

“……”

面谈结束后,初澄离开校长室。

喻司亭看向身边垂头丧气的人,出言安慰:“你已经尽力了。”

初澄摇摇头。

他是职场新人,可不是天真的小孩子,当然知道这种事的严重性,不是谁出言维护,或者讲情面就能解决的。

“在想什么?”见副班沉默不语,喻司亭投来关切的目光,“这件事本和你没有关系,不用……”

“我好像知道是谁举报周师兄了。”初澄忽然道。

刚才那段视频是秋天拍摄的,从镜头的转向程度来看,并不是一开始就打算用作举报材料。周瑾在家里的化学课向来是小班型,回忆当时的座位,能拍出这种视角的应当是那几个五班的男生。

而师兄提起过,和其中一个闹了矛盾。

“周瑾那阵子常说,只要他给两分好脸色,这小子就要开染坊,管得太严又会产生逆反心理,搞得像仇人一样,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喻司亭:“所以,你觉得可能是这个学生以此报复?”

“既然是匿名举报,自然不可能让我们找到真凭实据,但……”初澄的话音骤停。

因为就在此刻,他心中怀疑的那名学生刚好从校长室门口经过,还十分刻意地朝里看了一眼。

初澄实在气愤,也急于知道真相,刚想抬步上前,只觉一道力气拦腰把他揽了回来。

“干什么?”喻司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