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十中正式开学两周后,周瑾的处分通报终于下来了。具体情况与他自己料想的相差不多。

由他任教的班级学生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。因为从本学期开始,5班和6班的化学课就已经有人暂代。

新来的老师是从高三年级调任下来的,教龄将近20年,经验丰富,水平出众。

偶尔有学生把他和周瑾进行比较。说的最多无非是新老师不苟言笑,不如周老师那样有亲近感,能与大家打成一片。

打成一片。

初澄每每听到这样的话,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。

当同事闲聊,提到敏感话题时,办公室的氛围就会变得默然压抑。

但与其他所有老师相比,沈楠楠是种极其佛系的性子,不执着各种考核排名,不听取任何流言蜚语,只温温和和地做分内事。

她仍然在5班教课,没有戴有色眼镜看任何人,甚至不纠结到底是谁举报了周瑾。

喻司亭对初澄说,因为沈楠楠是位优秀的老师,既对得起良心活儿,也懂得如何调节保护自己。不然从检查学案时,被你和林祁互殴误伤开始,你们就已经结下仇了。

学校的日子还在继续。经杨老师和语文教研组研究后,分配下来任务,初澄要上新学期第一节校级公开课。

这意味着他的准备时间最少,压力最大。而且初澄手下只有一个班级,别无选择,为了不影响7班的进度,他干脆选用了现行课时,讲解阅读习题。

7班的学生因为基础好,成绩出色,去年所上的公开课数量就是整个年级中最多的,自然对流程相当熟悉。

公开课当天,大家贴心地询问初澄需要怎么配合。

“像平常一样就行。”初澄特别嘱咐后排几个不老实的,“别给我捣蛋。”

“初老师,那我们定个暗号呗。”李晟晃着手臂提议,“提问的时候,如果我举左手就是会,右手就是不会。”

初澄连忙打断:“你不想回答就不要举手。不然我在台上一紧张,真的会叫你起来的。”

李晟表现得很是无辜:“啊?那到时候我们只能四目相对无言了。大家都不会快乐的。”

班里笑声四起。

初澄疲惫又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:“别搞。”

公开课时间临近,任课老师带领学生们进入多媒体教室。

各种领导和听课的老师已经在最后面坐了好几排。初澄上台拷备课件,看到下面黑压压的一片,对着这样大的阵仗不免有点紧张。

更糟

章节目录